首页 公子你的马甲又掉了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二百四十五章: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上洛城,城西洛河船坊之上,红袖满招。
  
  一座普通的船坊内部,红花娘心中满是忐忑的看着自己身前的白袍男子,眼眸低垂。
  
  下巴几乎埋进了自己高耸的胸脯中央,挤压出深深的沟壑。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居然把天刑楼这位楼主带到了这种地方。
  
  这可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二品大修士,只是一个翻手就能掀动无边风云的神仙中人。
  
  可是现在却端坐在这种脂粉之地,悠然品茗。
  
  强烈的反差,让红花娘的心中有一种奇怪的刺激感。
  
  而且,这个浮屠楼主,真好看啊.....
  
  感受着红花娘偷偷摸摸的火辣视线,白止轻轻咳嗽了一声,将茶盏放在了桌子上,抬首看了过去。
  
  “红花娘?本楼主有一件事情想问问你。”
  
  红花娘身子一颤,跪在了地上,迅速道:
  
  “楼主请问,属下一定知无不言!”
  
  白止摸了摸下巴,开口道:
  
  “你之前说,你去追杀那个黃娥,是因为这上洛的一处大户人家在天刑楼发布了悬赏。
  
  可知道那户人家的来历,又是如何搭上的我天刑楼?”
  
  红花娘低声恭敬回道:
  
  “禀楼主,对于发布任务的那一户人家,天刑楼内部是没有任何信息流出的。
  
  不过根据任务内容,属下在上洛之地大致寻找了一番。
  
  最近这段时间,只有上洛主城的林家家主的妾室,发生了意外。
  
  而林家在数十年前发迹,如今的林家家主,林动,更是上洛城的主簿,完全有资格接触到天刑楼。”
  
  白止挑了挑眉,询问道:
  
  “这林动今年什么年岁?和那个婴儿又是什么关系?”
  
  红花娘回道:
  
  “林动今年已过不惑,是那个婴儿的亲父。”
  
  白止目光闪烁,摩梭了一下自己的下巴。
  
  这似乎和他猜想的不太对。
  
  “那你可知道那个林动,有无什么熊姓的友人?”
  
  红花娘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心中有些疑惑白止问这个作甚。
  
  白止沉默了一下,开口道:
  
  “我天刑楼在上洛可有分支?”
  
  红花娘犹豫了一下,开口道:
  
  “本来是有的,还有一位金牌刑客坐镇于此。
  
  但是天刑楼总部下达了命令,让各城池的分支隐匿或者离开秦国。
  
  属下也不清楚,现在上洛城中可还有人了。”
  
  白止挑了挑眉,倒是没想到花颜的速度还挺快。
  
  随手扔出了一道金色符印,开口道:
  
  “你去看看,如果还没有撤离的话,就给本楼主先查清林家的信息,还有那个林动的交往之人的名单。
  
  若是得到了本楼主想知道的东西,本楼主自有重赏!”
  
  红花娘眼中闪过一抹激动,接过了金印,恭敬应是,随即转身离去。
  
  白止看着红花娘的背影,双眼微眯。
  
  他来到上洛,自然不是一时兴起。
  
  现在咸阳还一片乱糟糟的,自己自然不会乱跑。
  
  但是通过和楚休的那一战,白止却是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他能看出来楚休的心性,能够让楚休硬着头皮对他出手,甚至提出用嬴政相换的婴儿,身份自然不会简单。
  
  如果说楚休不是为了那个婴儿,而是为了黃娥提出来交易,那显然更不可能。
  
  楚休找了陈鸿六年,就是为了偿还那位鲁国王后的恩情,可见那个鲁国的王后在楚休心中的地位。
  
  而鲁国,是被楚国所灭的,指挥灭鲁之战的,就是春申君!
  
  白止能注意到,甚至一开始,楚休也是不打算出手的。
  
  而在那个中年男子说了一句话之后,楚休才出手抵住了白止。
  
  这句话,肯定和这个孩子有关。
  
  而白止想到了春申君,自然就想到了这位战国四公子的一些黑历史。
  
  比如,给楚王戴了一顶原谅帽。
  
  嗯,锃绿的那种。
  
  这也使得接下来两任楚王,血统问题有待商榷。
  
  但是如今的楚王熊完,还有一个子嗣。
  
  熊完当初在秦国作质子的时候,迎娶了当今秦王赢则的一位亲女,生了一子。
  
  而他的这个子嗣,甚至在楚国灭亡之后,反秦复楚,继任为末代楚王。
  
  嗯,后来楚国就被王翦又犁了一遍,顺带又砍了一位楚王。
  
  这个有点悲催的人物,姓熊,名启。
  
  再通过那个黃娥迷迷糊糊之间说出的名字,那个启哥哥,白止有理由断定。
  
  那个孩子,居然有可能是熊启的亲子,如今楚王的亲孙子。
  
  但是,红花娘提供的信息,却让白止有些犯难。
  
  难道自己当时在楚休面前说的一通话,有问题?
  
  而此时,白止腰间的一枚玉珏陡然亮起。
  
  白止神念扫过,嘴角微微勾起。
  
  是楚休发来的,很简单,只有一句话。
  
  “浮屠楼主,你的要求,楚某应下了!”
  
  看来自己猜中了,辣没事了。
  
  这个楚休,果然是想搞事情。
  
  不过,这个楚休如今没有了天鬼,不过一个弱鸡三品,就算想搞出来什么风浪,似乎有点难。
  
  自己要不要帮他一手?
  
  想到这里,白止心思沉定,看向自己的道宫所在。
  
  一团黢黑的物质,缩成了一团,瑟缩在道宫的角落。
  
  本来应该在气海之中吞吐浩然气的琉璃小人,此时也出现在道宫之中。
  
  嘴巴咧着,满脸好奇的用手中的毛笔不时的戳一下。
  
  (没写完,明天看吧,对不住了,刷新一下就行了!)
  
  上洛城,城西洛河船坊之上,红袖满招。
  
  一座普通的船坊内部,红花娘心中满是忐忑的看着自己身前的白袍男子,眼眸低垂。
  
  下巴几乎埋进了自己高耸的胸脯中央,挤压出深深的沟壑。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居然把天刑楼这位楼主带到了这种地方。
  
  这可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二品大修士,只是一个翻手就能掀动无边风云的神仙中人。
  
  可是现在却端坐在这种脂粉之地,悠然品茗。
  
  强烈的反差,让红花娘的心中有一种奇怪的刺激感。
  
  而且,这个浮屠楼主,真好看啊.....
  
  感受着红花娘偷偷摸摸的火辣视线,白止轻轻咳嗽了一声,将茶盏放在了桌子上,抬首看了过去。
  
  “红花娘?本楼主有一件事情想问问你。”
  
  红花娘身子一颤,跪在了地上,迅速道:
  
  “楼主请问,属下一定知无不言!”
  
  白止摸了摸下巴,开口道: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