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龙塘坊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九十二章 说明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所以说,你应该也能理解我现在到底有什么想法对吧?”姜子储的脸上带着有些让人看不懂的笑意,看得李高成心底直发毛。
  
  “您老人家有话直说,”李高成忍不住往后缩了缩,“笑成这样我有点害怕。”
  
  “你怕啥,”姜子储吹了一下额前垂下的一缕头发,“又不会吃了你,听我多说两句又怎么了呢?”
  
  “那您说,”李高成愁眉苦脸地看向姜子储,摆出一副如临大敌一般的神情,很是紧张地看向姜子储,“说说您那伟大的计划让我听听看。”
  
  “倒也没必要这么阴阳怪气的,”姜子储摆摆手,“好歹先听听我说的是什么再说吧。”
  
  “我也没说不听啊,”李高成耸耸肩,“您说不就完事儿了,我还能装没听见不成?”
  
  “我刚醒过来的时候,有考虑过以整个九尾山庄的力量和姜子钰硬拼,那样的话在把姜子钰弄死的同时,也能削弱九尾山庄的力量。换句话说,在那时候,我是觉得即便是让整个九尾山庄全灭也不为过的,毕竟里面有叛徒。”
  
  “听您这么说可真让我觉得难过,连个辩解的机会都不给直接被当做炮灰用的话,即使是我也会觉得不舒服的。”李高成感慨了一句。
  
  “那确实,”姜子储点点头,“我后来也觉得这么搞得话有点不公平了,所以觉得还是先回山庄里看看再做决定。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次的事情结束之后,九尾山庄不一定如何,但是九尾阁是一定要解散的。”
  
  “山庄的一大经济来源便是九尾阁,这样一来的话山庄运营可能会出问题。”李高成想了想,虽说没有表示反对,但是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这件事推行可能不太容易。
  
  “这个你不用担心,解散之后会有新的收入来源,我可是算计好之后才跟你说的。”姜子储神秘地笑笑,转头看向那三个被挂在墙上的人,眼中划过一抹厌恶之色,“话说回来,你觉得鸢尾这人如何?如果由她来当庄主或者领导者的话,你觉得可行性会有多少?”
  
  “飞花堂堂主鸢尾?”李高成皱着眉思索了一下,“我的话倒是没什么意见,羽雁堂和鬼蝠堂应该也没什么问题,最有可能不满的三个家伙已经被挂在那里了,”这样说着,李高成伸手随意地往背后指了指,然后接着开口道,“剩下的几个堂口都是对这种事儿不怎么感兴趣的。况且说实话,鸢尾在山庄里,说话有可能比您还好使。”
  
  “这样啊,”姜子储咂咂嘴,“虽说这种情况我自己也清楚的很,但是你这要是当着我的面说出来,那这实在是就有点尴尬了。”
  
  “毕竟是事实,”李高成耸耸肩,“就算您否认,也没法改变之前那些年基本上本来该是阁主或者庄主的工作您全扔给鸢尾,自己逍遥快活到处乱跑的事实。”
  
  姜子储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有些心虚,他绞尽脑汁想了半天,总算是编出来一个稍微像点样子的理由:“啊,这个...这个嘛...我那是在锻炼她,对,没错,锻炼她。”他用力点头,好像这样不光能说服李高成,还能消减自己的尴尬一般。
  
  “您这理由找的我不得不说一声佩服,”李高成摇了摇头,毫不留情地拆穿他,“我说您刚刚跟我提起要让鸢尾当庄主,该不会是等到这事儿了了之后,您老人家又要到处乱跑了吧?!”
  
  “不能说到处乱跑,”姜子储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之后可是有正经事要去做,恐怕根本顾不上这边。”
  
  “又在想办法把该做的工作都甩出去?”李高成看着面前身形修长的男人,虽说他自己也算的上是个子够高的人了,但是姜子储还是比自己高出那么一点。姜子储站起来的时候就更明显了,正坐在圈椅上的李高成无端感觉到一种来自高处的,莫名其妙的压迫力。
  
  “也不能这么说,”姜子储挠了挠头,“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想到处去。”
  
  “您还有什么说不出口的苦衷不成?”李高成不屑地哼了一声,对于想方设法将本来该是自己的工作推到别人身上,这可是姜子储的拿手好戏,自己这次是绝对不会上当的。
  
  “倒也不是说不出口,”姜子储朝着那三个被挂在墙上的人那里走了几步,在汪岭的面前停下来,“只不过我说不说是一回事,你信不信又是另一回事了。”
  
  “您还没说怎么知道我信不信。”李高成敷衍似的回答道,已经把视线重新放回手上的东西上了,仿佛姜子储再说什么都不会让他产生动摇一般。
  
  “你那副样子就是在说自己绝对不信好吧,”姜子储没有转头,光凭语气便判断出李高成现在的神态,“但是光凭我说让你相信好像也不太现实,毕竟我之前的记录确实不怎么光彩。”
  
  “您自己也知道啊,”李高成用毛笔的笔杆敲了敲自己的头,“那就麻烦您这次好歹给个像样的理由。”
  
  “我之前跟你说过了我现在是个活死人对吧,”姜子储伸手捏住了汪岭圆滚滚的脸,将那张有些油腻的脸抬起压下,各种打量,“你要知道我可不是能只靠自己就变成这样的。”
  
  “您的意思是说?”李高成有些诧异地抬头,看向姜子储的背影。
  
  “自然是有借助外力才会变成这样的,”姜子储松开失去意识,如同一滩烂泥一般被人随意揉捏的汪岭的脸,转身冲着李高成笑笑,“能有这种力量的人,用猜的也能猜出来那人绝对不可能随随便便做什么不求回报的事情吧。”
  
  “这倒也是事实,”李高成点点头,“所以那人有要求您要做什么吗?”
  
  “倒是没有明确说,”姜子储走到桌子旁边,抽出一把剑,在自己的手臂上划了一道,然后看着自己不仅没有出血,反而迅速愈合到没有一丝伤痕的皮肤,“但是被赋予了这种能力,想必将来要做的事情不会轻松。”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