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蓝星门徒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千三百六十六章 混战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总会长金笔所向,印之界朝着初一笼罩。
  
  初一施展天一之道避开印之界与金笔,擎天柱狠狠砸落。
  
  暴岐张嘴,怒吼而出,星空化为斑点沸腾,对面,陆源头顶封神图录,横推点将台撞去。
  
  乓
  
  一声巨响,点将台轰鸣,陆源咳血,他面对的不仅仅是渡苦厄的高手,更是掌握序列之基鼎钟的高手。
  
  陆源,初一,皆挡不住桑天。
  
  好在有力兽与虚妄从旁策应,尤其当一只大手笼罩而来,即便总会长与暴岐都忌惮。
  
  超大巨人之祖出手,天元宇宙边境战争,陆隐并未请他出手,就是在等这一刻,他不可能将天元宇宙所有力量暴露。
  
  陆隐盯准了唯一真神,在场,他最忌惮的还是唯一真神。
  
  唯一真神体表,金色光芒流转,只身笼罩于真神换天功之下。
  
  土壤遮蔽星空,陆隐单手下压,壤于天上--翻天掌。
  
  意境战技强压星空,不止唯一真神,包括总会长在内,所有敌人都被这一掌囊括。
  
  总会长骇然:“意境战技?”
  
  暴岐目光一凛,瑶宫主就是被陆隐的意境战技重创,此刻陆隐又施展一门意境战技,此人究竟会多少意境战技?
  
  翻天掌下,忘墟神,王小雨,黑无神齐齐吐血,总会长,暴岐皆以序列之基硬抗,若非序列之基,凭他们本身的序列粒子只会被陆隐的心脏处星空驱散,而且与他们交战的都是始境强者,规则不近身。
  
  天狗哀嚎,被一掌打飞。
  
  辰祖与枯祖趁机对唯一真神出手。
  
  黑色线条刺穿虚空,来自黑无神。
  
  忘墟神手托坐忘之墟,推向辰祖与枯祖。
  
  枯祖一步踏出,身体干枯,狠狠撞向坐忘之墟。
  
  这时,一个个灯笼出现,来自忘墟神的真神自在法,其中一个灯笼就写着“枯竭”,忘墟神随手一挥,灯笼被撕开,枯祖体表,身体不断恢复,枯祖抬手,一掌打向忘墟神。
  
  忘墟神同时抬手,对掌。
  
  轰
  
  星空扭曲,忘墟神步步倒退。
  
  辰祖越过枯祖,连掌借用坐忘之墟,打向唯一真神。
  
  唯一真神抬眼,手中出现一柄剑,一剑斩过,仿佛什么都没发生,然而辰祖却莫名出现在遥远之外,那是时间的力量,而那柄剑,是始祖之剑。
  
  暴岐借助鼎钟,不断发出覆盖星空的无声之威,鼎钟与印之界的序列粒子遍布星空。
  
  力兽与虚妄狠狠撞向鼎钟,沿途被序列粒子抗住,紧接着,无声之力将它们掀翻,天旋地转,差点晕过去。
  
  陆隐抬手,挥舞掌力,连掌,覆盖周边的序列粒子如同水流被缠绕而来,顺着他一掌打向唯一真神,这一掌不仅拥有连掌借用序列粒子之威,更有他本身达到生物力量极限的威力。
  
  一掌之下,万籁俱寂,时间都在定格。
  
  唯一真神盯着陆隐一掌,横剑于身前,两指平行朝着陆隐挥动,一道道剑影刺向陆隐。
  
  剑影在陆隐一掌之下道道破碎,与之相应的,唯一真神身体随着每一道破碎的剑影都后退一些,无论陆隐如何接近,都难以接近唯一真神。
  
  那一道道剑影并非杀伐之术,而是时间,以剑影化作时间,每一道剑影都代表了唯一真神的一道时间。
  
  当剑影的时间破碎,在那破碎的时间内,唯一真神可以选择出手,也可以选择退后。
  
  陆隐望着唯一真神轻易避开自己的攻击,周边,流光小船出现,化作长虹追去,那每一道被破碎的剑影时间都不会被岁月长河融入,你能逃,我就能追。
  
  寻古溯源。
  
  陆隐脚踩流光小船,以不融入岁月长河的时间为坐标,朝着唯一真神接近,身体似虚似幻,时而出现,时而消失,玄奥莫测,看的总会长,暴岐都呆滞了。
  
  这就是时间伟力的运用,在这一块,他们太陌生了,而时间伟力,恰恰是这宇宙最神秘,也最厉害的力量。
  
  他们迫切需要掌握时间伟力。
  
  以桑天之能,只要得到蜃域,触碰岁月长河,他们可以掌握无数时间伟力的运用,不会在这些人之下。
  
  现在不是鏖战的时候。
  
  总会长看向暴岐:“去蜃域。”
  
  暴岐双手拍打鼎钟,无声之力化作涟漪蔓延,即便初一等始境高手都忌惮这道涟漪,超大巨人之祖一拳轰出,击中涟漪的刹那,手臂骨折,自身序列粒子溃散,体内骨骼都发出震动之响,步步后退。
  
  “这就是序列之基?”
  
  以始境规则不近身都无法逼退序列之基的序列粒子,这股力量就是灵化宇宙强压天元宇宙的代表。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