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离婚请签字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五章:勃然大怒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显然,这番回答,然并卵(然而并没什么卵用)
  
  男人的气势又凌厉的几分,所有人都不敢再说话了,大厅突然变得死一般沉寂。
  
  漫长的沉默后——
  
  “把你们丢牢里去,不难。”男人猛地把手里的水果刀射了出去,水晶果盘哗啦一声碎了,滚了一地水果,威胁的口吻丝丝入扣:“看在你们服侍过老爷子多年的份上,管好你们的嘴,在我改变主意之前,带上你们的家眷,滚出a市。”
  
  所有人都有种虚脱的感觉,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出了大厅。
  
  在祁家做事薪酬不菲,这些年都挣了不少,但拖儿带口的搬到外省去,这种惩罚有点太不近人情了,可总比坐牢强啊。
  
  祁尊何等的势力?
  
  这个名字所代表的庞大背景常人无法想象,如今东亚商界的十分天下,他就坐拥了七分,这样庞大的背景,政商两届谁敢惹他?他有资本玩转他想要的世界。
  
  遣散走六个佣人,他拨了通电话,简洁的下达命令:“方法不限,一周内,a市所有娱乐会所消失。”
  
  “什么啊!?”电话那头展跃崩溃的语气:“包括我们家的?你没开玩笑吧?本市三分之二的娱乐会所可、可都是大爷您的!这得损失多少您算过吗?先冷静冷静,要不要再考虑···”
  
  回答展跃的是一串电话挂断的嘟嘟声。
  
  展凌和他,一文一武跟在祁尊身边这么多年,这是第二次见祁尊真正动怒。
  
  身为祁家唯一的继承人,他从小就练就了一身伪装的本领,这个男人第一次情绪大波动是在四年前,他爷爷和父亲无理由的强制拆散他跟邢心蕾,母亲不声不响的离开了家,去了北方一个偏远的寺庙,从此孤灯伴佛不见任何家人,也是那次祁家发生了巨大的变故,他醉酒开车去追邢心蕾,途中遭遇车祸导致失忆了,他父亲得知祁尊出车祸后,当场脑部血管破裂还没送到医院人就不行了,如今祁家就只剩祁老爷子和祁尊。
  
  而这次,他动了勃然大怒的情绪,是为了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是在他失忆的情况下被迫娶的,她想离婚,他不准。
  
  h4作者随笔:/h4
  
  宝贝们,有在看吗?冒个泡让俺知道气息呀~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