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离婚请签字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章:你玩不起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尊少?这女人第一次这么称呼他。
  
  祁尊眯长了一双眸,这两个字就像一只猫爪,挠过他的心尖,不咸不淡的还挺刺。
  
  身高的差距太大,让男人看她的时候,注定是一种俯瞰弱小的傲慢姿势,他唇上的弧度拉大,笑容冷邪而意味不明:“那你最好是,改掉这个习惯。”
  
  很好,胆子越来越大了,敢这样跟他顶嘴了!毒品原来还能养肥胆子。
  
  “习惯可不好改,也改不掉,更何况,这还是个好习惯。”她垂下眼帘,睫毛颤动,眨去了眼底的伤,再抬眸望着他,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声音如银铃,表情无害的就像个邻家小妹妹:“尊少真的好会为难人啊,您这样逼我,真的好吗?”
  
  祁尊眼底的温度已经不是冰寒足以形容得了,他突然一只手狠狠的掐住了她纤细的脖子:“小东西,你在找死吗?在老宅认为我不敢把你怎么样?”
  
  呼吸的来源被瞬间掐断,发不出一丝声音,林沫冉很快憋红了脸,奋力的挣扎掰他的手,可她这点力度怎能敌得过他。
  
  这个男人就是这么狠,这么绝情,她不明白自己到底那根神经错位了,竟然会爱上他,一般夫妻闹别扭,最多也就打打架。而跟他,随便顶句嘴,他就恨不得掐死她。
  
  一滴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连她自己都没有防备,晶亮的液体直直的落在了男人掐她脖子的手背上,滚烫,顺着手背就烫到了心海里。
  
  男人僵了下,手上的力度逐渐消退,松开了手。
  
  再次得到空气,林沫冉立马靠着墙壁,边喘息边痛苦的咳嗽起来。头顶,他的声音毫无温度的响起:“小东西,别在我的世界里瞎玩儿,你玩儿不起,学乖点,憋逼我弄死你。”
  
  等气息稍微平和了,抬头只看见男人下楼的背影。
  
  她闭上眼睛,拳握的太紧了,指甲都刺进了掌心,里里外外痛意都很清晰。
  
  这个男人的世界她确实玩不起,可不玩儿不行吗?
  
  h4作者随笔:/h4
  
  收藏,留言,支持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