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离婚请签字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一章:别无选择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哟!真难得啊!这老头还有反省时候。
  
  展凌正这么想来着,老头接下来的一番话,又让他收了刚才的想法。
  
  “如今强扭的瓜不甜也得想法子让它甜了,清清白白的一个小丫头,进了祁家门儿,我不能让死小子这么作践人家。”
  
  之后老头又自言自语道:“两小无猜的,看上去挺登对的啊。那丫头张口一个尊哥哥,闭口一个尊哥哥,不是挺喜欢死小子的吗?”
  
  给老头挂上营养针,展凌实在忍不住插话了:“那丫头喜欢,您就让他们滚一个床上去啊,您就不问问您孙子啥感受?”
  
  “人家丫头能看上他是他的福分!不知好歹!”
  
  呃!您孙子有那么差吗?说得好像他没人要似的。
  
  “你打电话把展跃叫过来。”老爷子眼底一丝冷芒闪过。
  
  “好的。”展凌手上的动作顿了下:“您想查邢心蕾?”
  
  老爷子不答反问:“死小子什么时候恢复记忆的?”
  
  什么都瞒不过老头,展凌也是才知道:“应该有两年了。”
  
  难怪啊,结婚第一年小两口还像那么回事儿,第二年祁尊就不对劲了。
  
  看来老头还不知道这个邢心蕾就是四年前那位,祁尊到底想干什么?最近二人出现在银屏上的频率越来越多了。
  
  看药水挂上了,老头眼睛一闭,又开始装死了:“把那丫头打发走,整天跟着我老头子转悠个啥,你小子也不要整天闲着没事干,多想想办法,让我老头子早点抱上重孙子。”
  
  卧室门一开,就对上沫冉那双雾蒙蒙的大眼睛,急切的询问:“爷爷没事吧?”
  
  展凌搔了搔头,不太善于撒谎啊:“呃,在挂点滴。”
  
  林沫冉鼻头一酸,往床的方向看去,老人白发苍苍虚弱的躺在那儿,这么大的卧室,显得异常孤寂可怜。
  
  祁尊都没把他气倒,她却把他气成了这样。这会儿自责的肠子都快打结了。
  
  正准备进去,被展凌拉住了胳膊:“老爷子还在气头上,别刺激他了,走吧,你先回去,过段时间再来看他。”
  
  一想到回那个家,她哪儿都开始不舒服了,里里外外针扎般的难受。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