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再嫁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12章 客人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应该说明玉比较倒霉,赶的时间点不对,正好赶上苗翠花同志心情不怎么好的时候,更何况,在翠花同志看来,明玉年纪小玩心重,又没骑过马,头一次去玩就贪玩忘了时间。//无弹窗更新快//[~]
  
      明玉也不解释,低头认下了翠花同志的误会,反正在苗氏眼里,认定了她儿霸天宝什么都是好的,明玉什么都是不好的,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等于心虚承认。
  
      司马宏有些过意不去,挠头说道:“娘,是我要骑马的,明玉不会骑马,就坐马车里干等着我的。”
  
      苗氏脸色有些发挂不住,瞪了司马宏一眼,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娘,居然都会拆自己亲娘的台了,骂你媳妇两句又怎么了,少块肉了不成?然而苗氏又舍不得骂儿,只得挥手说道:“你们快回去换身衣服,有客人来家里了,老太太一早就念叨着让你们来认认亲。”
  
      回到房里,邹嬷嬷去院里给明玉打水,梨香一肚火气,气恼的说道:“二奶奶就该去老太太那里,告二爷一状,还有太太,不论青红皂白就骂二奶奶,讲不讲道理了!”
  
      在侯府的时间一长,梨香也琢磨出味了,老太太是个和善的,对二奶奶很好,太太就不是个好人了,到处挑刺,逮着借口就骂。
  
      明玉笑嘻嘻的说道:“怎么,跟着我觉得委屈啦?”
  
      梨香眼一红,“还不是替你委屈么!”
  
      “行啦行啦,别掉眼泪了。”明玉笑道,递上了帕。“忍忍就过去啦,别在嬷嬷前面说起今天的事,省得她一把年纪了还要担心。”
  
      说了又有什么用,上次她想处置个目中无人的珠香,闹了那么一出,珠香也只是被关了禁闭,她又被罚了抄家谱。比起大嫂罗氏,老太太确实已经很疼她了,可再疼也比不上疼自己的亲孙。【叶*】【*】
  
      司马宏顽劣,干了荒唐事,惊吓到了自己,老太太顶多不痛不痒的骂他几句,传到翠花同志耳朵里,更惹得她不快,婆婆想收拾媳妇,法还不多的是。
  
      忍吧忍吧,忍成神龟那一日,她就解脱了。
  
      明玉洗了脸换了身湖绿色的高腰襦裙,临近傍晚,天气有了凉意,邹嬷嬷又给她穿了件月白色短褂。没时间洗头发,梨香只能打散了明玉的头发,重新给明玉梳了双髻,明玉年纪小不用化妆,梨香看了看,觉得明玉脸色有些苍白,还是给她上了层淡淡的胭脂。
  
      在老太太的院门口,明玉碰到了司马宏,司马宏已经换了一身绯色的圆领锦袍,腰间的玉带上挂了两个玉坠荷包,西北大地金色的夕阳照在他的身上,玉面俊朗,标准的风流贵公。
  
      就是个二货骚包!明玉淡定的脸色下,内心如此评价宝二爷。
  
      老太太屋里下首的位置坐着一个青布罩袍的年轻男,身后站着一个十三四岁的侍童,见两人进来后,年轻男立刻站了起来,明玉看到这男,觉得一阵眼熟,低头一想,这人不正是上午在马场外面向他们问路的斯文公么!
  
      “坐下坐下!”老太太心情十分高兴,连声对那年轻男说道,“都是一家人,按辈分他们还得管你叫声叔叔,哪有你起身招呼他们的道理!”
  
      司马宏也认出来了眼前的人,抽了抽嘴角,原来他爹的故人就是老太太。
  
      老太太拉过了宝二爷和明玉,指着站在那里的年轻人笑道:“这是太仆寺丞陆灏陆大人。”
  
      陆灏立刻笑着拱手,“在下是晚辈,老太太莫要折杀在下了。”
  
      老太太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阵,明玉听出了个大概,原来陆灏的爷爷和老太太是一个村里的老乡,当年都跟着太祖打仗起义混口饭吃,按辈分陆灏还要叫老太太一声姑母。[~]
  
      太祖开国后,论功行赏,陆灏的爷爷也封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官。只可惜十五年前,在茂王谋逆一案中,陆灏的父亲被牵扯进去,陆家花光了家财上下打点,加上已经过世的陆老太爷人缘不错,积累了一些人脉,才将斩立决改判成了罢官,陆家也因此败落了。
  
      好在陆灏这孩比较有出息,十七岁就考中了进士,今年不过十九岁,就被提升为太仆寺丞,正六品。这次是到天水北边的甘安县检查皇家马场分部的工作,回京的路上顺便到了天水,探望下隔了几辈远,八竿打不着的亲戚。
  
      老太太和司马庆对于陆灏十分的热情,一口接一口的夸着,尤其是老太太,陆灏家庭没落,不靠家庭不走后门,只靠自己,年纪轻轻就做到了正六品的位置,让老太太十分的与有荣焉。
  
      看,这是我们村出产的高级人才!明玉估摸着老太太就是这个想法。明玉偷偷抬眼看了看那个叫陆灏的斯文男,觉得他耳朵根都是红的,老太太实在太能夸了!
  
      夸完了之后,老太太叹息道:“当年你家遭了难,你们该开口的就要开这个口,都是亲戚,你这次要是不来,我都不知道你都长这么大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