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魏晋干饭人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322章 招贤令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秋收即将结束,各地在轰轰烈烈催缴秋税时,赵含章公告各县各地求才。
  
  既然已经做得这么大,赵含章当然不会只求一二人才,她无限量的求才。
  
  公告上说:“民生凋敝,奸宄不禁,天下有识之士莫不伤心,含章力有限,只求在这汝南郡内给百姓一片净土,愿与诸君共努力,让百姓在此不至衣不蔽体食不果腹。”
  
  “天下有才者,凡闻此公告,有愿与含章同道的,都可往西平而来,含章在此静等诸君。”
  
  公告张贴而出,消息很快从汝南传到豫州,甚至是豫州之外。
  
  商人们来往,旅人们出行,都带上了这个消息,有的甚至还抄了一份公告带到外面。
  
  酒楼饭馆里,有人眼含热泪的看着这张被传递许多次的公告,喃喃道:“让百姓衣能蔽体,食能裹腹吗?”
  
  旁边一人听到他的低语,也略微激动起来,拉着他问,“王兄可要去汝南吗?”
  
  王臬沉吟片刻,最后咬咬牙道:“去!”
  
  对方立即眼睛一亮,与他道:“我与你同去!”
  
  “好,那我们这就回去收拾行李,即刻启程。”
  
  “走。”
  
  说走就走,这个时代的士人就是这么任性,俩人回家一收包袱,和家里说了一声便跑了。
  
  家人追出老远,见追不回来人,只能无奈的放弃,不过家人们觉得他们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回家来,“那是个女郎,虽已做了郡丞,但未来能走多远?竟然就被一求贤的公告勾去,真是任性妄为!”
  
  王臬和好朋友谢时就这么跑了。
  
  这则公告还在流民苦力中流传,但他们关注的是另一面,“那去了汝南,岂不是可以安居乐业了?”
  
  “这世道哪有安居乐业之所?”
  
  话是这样说,但大家还是忍不住往汝南的方向去,甭管那里能不能真的安居,至少上位者流露出了这个意思,那里说不定活路就比较大呢?
  
  也有野心勃勃的青年捏了捏拳头,看了一下自己勉强强壮的臂膀,觉得他们或许也可去那位女郡丞那里求个职位呢?
  
  虽然他们不识字,但他们有力气,敢不惜命啊,才嘛,总不能只看识字与否,冲锋陷阵也算吧?
  
  也有非世家贵族,但读过书,只是无缘定品的人看到或听到这封公告,加之汝南郡各种消息的冲撞下,他们也决定去汝南。
  
  “观她这两年在汝南郡的所为,不是沽名钓誉之辈,或许可以一试。”
  
  “听说现在西平县县令就不是定品出身,而是寒门,之前是上蔡县的县令的幕僚。”
  
  “那遂平和泌阳县的县令也不是定品出身,而是原来的县丞,可见她取用人才并不看定品与否。”
  
  潜台词是,我们都是有机会的。
  
  寒门出仕艰难,他们有心为国效力,但苦于没有门路。
  
  家世不显,在中正官定品时就被刷下来了,所以寒门出仕只能给人当幕僚开始。
  
  有的人终其一生都难有所成,近些年比较有名的寒士就是孙秀了。
  
  他算是最成功的寒士了,为司马伦出谋划策,权倾一时,可以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废太子,杀名臣,不该干的全都干了一遍,但就是那样,他也只是幕僚,终生没有得到一个官品。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