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书长生卷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章 我是苏海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整个宇宙最终的结果,仍然是躲不过去的消亡
  四方天地为宇,古往今来曰宙
  空间,时间这诸多的变化,最终不免消失,着实可惜
  不如我们继续吧,虽不知结果如何,但至少我们也曾努力过
  上一次失败,你们竟然没有从中汲取到教训吗!
  不!这样只是浪费我们的“源”罢了,完全是无意义的事情!
  好了,就这样吧
  好吧,实验目标二,具体该如何操作才能避免上一次的悲剧发生呢?
  嗯,这是个问题。
  我叫苏海,东北人,地道的东北人。
  性别男,爱好女,妥妥的社恐一枚。
  GF科技大学,核工程与核技术大二在读。
  作为一个正儿八经的理工男,我的目标自然是,为国家建设添砖加瓦,做好一个新时代的优秀青年!
  啊扯远了扯远了,现在的我,还远没有那般觉悟,反倒是被正在进行的早课熏陶的昏昏欲睡。
  老君曰,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
  唉,还是太久没上课早读了,内心不够清净啊,我一边想着,一边用余光偷瞄着整座大殿
  有些日子没来了,还以为能有点变化,唉,果然还是太穷了。
  我,苏海,另外一个身份。
  正一净明第二十七代玄裔弟子,参上。
  我知道,作为新时代的青年们,可能有人会说我这是封建迷信,不不不,本人虽为道门弟子,可还是秉承着不信谣,不传谣,相信科学的一贯主张,对于什么御剑飞行啊,证道长生之类,我一向都是敬而远之的。
  对于道教,我以前的理解也不深,总以为小时候家门口那种盲人算命就是道教的全貌了,可这一切都在我八岁那年彻底不一样了。
  “无量天尊,小友我看你骨骼清奇,真是个练武奇才啊哈哈哈,可愿拜我为师?让为师传于你通天法门?”
  这是不是你们想象中的,狗血拜师剧?
  事实上吗,其实也跟这个差不多啦,只不过,环境可能不太一样。
  我的父亲是个商人,商海浮沉半生,总会遇到点挫折,可他老人家对于应对挫折的办法,跟正常人有些不太一样,别人那都是努力生活积极面对,他老人家脑回路,那可真是个清奇。
  既然努力不行,那就交给命运吧;虽然他并没有努力过
  不过在求神拜佛这件事上,他确实是努力了的,从西方的耶稣基督一直拜到我们的观自在菩萨,那头磕的真叫个实诚,话说对着耶稣行我们的跪拜大礼,能有用吗?
  正题来了,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身在中国却最后一个才想起来中国本土的宗教,道教,可能是怕我一个人在家容易出事,又或者可能是为了弥补他前几次出门都不带我一起,这次去西山万寿宫,倒是真带上了我。
  孩子嘛,玩心很大,刚到山门,就被整个景象迷住了,毕竟一个东北孩子,见过的山真的不算多,所以整个人就像疯了一样的四处撒泼,丝毫没有顾及到这是所谓“道教圣地之一”,我的父亲也乐得清闲,毕竟主要目的就不是带我出来玩,看我能自己把自己安顿好,也算放心了。
  我一个人悠哉悠哉的在檐下徘徊,正厅供奉着净明祖师许逊,当然彼时的我是不知道那么多的,只看到那东西金光闪闪的甚是好玩,便想进去看看,却没成想,门槛太高,人还没进去呢,身子先趴下了。
  好在大殿里也没什么人,摔成这样我也不觉得丢人,正在眼冒金星的时候,感觉脸上有什么东西在爬,痒痒的。我侧着脸看过去,只看到一团灰白色的毛在我眼前。
  来不及叫喊,整个人就被一股大力拉了起来。
  “没事吧小朋友?”
  极其苍老的声音,在空旷的大殿里隐约都能听到回音,这时我才看清楚,我面前原来是一个人,身上一件青中透白的衣服,至于那一团灰白色的毛茸茸的东西,是这个人手中拿着的,嗯,驱蚊神器?
  “没事的,谢谢您。”我内心戏丰富,但表面上还是很有家教的一个孩子,小的时候也没少看动画片,便也学着记忆中老道的样子,作了个揖。
  怎么没声音了?我心里想着,抬头一看,正好跟那老人的目光对上了,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刚才摔倒的后遗症,我真真切切的看到,面前的老人眼眸中,有光在闪。
  “好好好”老道说完,也不问我的意见,自顾自的给我介绍着这个大殿的情况。
  “这正位供奉的,是我们净明祖师许逊,我们祖师可以说是有求必应哦,要不要考虑,拜一拜?问个什么事?”老道一边说,一边把我往那正中间最大的一尊小金人领,我还在云里雾里的时候,人已经现在蒲团前面了,一抬头,发现眼中的整个世界都变高了许多。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