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书长生卷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二章 苦逼的吐血日常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想这个东西,是很漫长的,而且,架不住父亲整天在我耳边唠叨,最终我还是同意了所谓拜师。
  也是这一天,我知道了那个道人,哦,现在应该叫师父了,他的名字。
  宣毳
  很奇怪的名字
  我也多了个新的名字,准确的说,是法名。
  玉眉,苏玉眉。
  拜师嘛,用师父的话说就是,没有什么变化,无非就是多了一个名字,多了一个身份,仅此而已,又不用付出什么,就当玩了。
  现在回想起来,只恨当初太单纯,被三毛老道几句话就忽悠走了。
  罪过罪过,要是师父知道我暗地里叫他外号,估计又要被罚抄经了。
  从拜师的那天起,每年的寒暑假,万寿宫就是我的家,每天除了正经的学校作业之外,还要按时完成宫内的课程,这中途我几次后悔想退出,都被三毛老道瞪了回来。
  用他的话说,那就是:一入玄门深似海,从此自由是路人。
  当然,这说的是身体的自由。
  但是有一点要讲清,三毛老道确实没有食言,教给我的几样小把戏,我至今都感觉受用无穷,虽然可能跟我最开始想的不太一样。
  “师父师父,是不是可以教我一些高深法术了,比如什么御剑飞行之类的?”
  时光荏苒,这已经是我师从道门的第五个年头,事实上这五年我什么喜欢的东西都没有学到,整天还是沉浸在读经抄经打扫卫生这种,无意义的工作中。
  五年啊,五年!鬼知道这五年我怎么过来的,三毛老道自从收了我做徒弟之后,整日深居简出,每次我想找他说这个问题的时候,总是被我的师兄们打发回来,这次好不容易等到了机会,我一定要把我想问的说出来。
  “玉眉,你来万寿宫已经五年了,这么长时间的耳濡目染,难道就没有学到些什么?”三毛老道都没睁眼看我,就把问题抛了回来。
  耳濡目染,要什么都能耳濡目染那还要师父做什么
  我心里在呐喊,表面上却不敢表露出来
  “师父,我整日抄经,倒真练就了一手好字,不过,这好像跟您当初同我讲的不太一样啊?”
  我试探性的回复师父的话,踢球嘛,我还是很擅长的。
  师父的睫毛动了一下,微微张开了一条缝,当然这也可能是他老人家睁到最大了,“玉眉,这五年的时间,我一直都在磨练你,让你的心性能够更加沉静温和,师父的苦心,你又怎能明白?”
  噗
  此时我的内心至少吐了200cc的血
  苦心?免了吧,倒不如说您老人家没空搭理我
  “弟子明白,如今弟子的心境可谓是古井不波,也算达到了《艺经》中的入神,不知弟子这样,可还算达到了师父的预期?”
  “入神?哈哈,你倒真记住了不少,你呀,离入神还远着呢,少吹牛了,今天你找我,无非就是想让我教你点东西嘛,好说,来吧,今天就教你些小把戏。”师父貌似很高兴,虽然我吹的牛没有起到作用,不过回应是好的,这样的结果我很满意了。
  “首先呢,纠正下你的认知,所谓御剑飞行,不存在的。”师父站了起来,冷不丁的说了句这样的话。
  “可是我看《道藏》中……”还没等我说完,师父又开始反驳我。
  “尽信书不如无书,这么简单的道理,你在学校应该知道才对啊,况且,那只是理论上而已……”师父很明显把后半句话咽了回去,我也懒得继续追问,毕竟他老人家好不容易说要教我一些东西,我继续问下去,万一三毛老道态度又变了,那可真是自作自受。
  “玉眉,这五年当中,我一直在关注你,你的心性确实比你几个师兄最开始要好,今天我传你术术,你以后,就真的是我净明弟子了。”师父说话依旧是不紧不慢,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那五年时间,是用来憋这最后一刻的啊。
  一瞬间我觉得我熬的那五年都值得了。
  “是,师父。”
  跟着师父进了偏殿,师父让我跪在三清殿前,口中不知呢喃些什么,我还沉浸在将要获得真传的兴奋之中,无暇顾及其它,过了一会,师父摸了摸我的头说“师父今天教给你一样小东西,虽说小,但是作用无穷,你想学吗?”
  不想学我在这干嘛?
  “想,师父。”
  “今天教给你的,叫梅花易数,你也可以直接叫它梅花课,学会可以通晓古今,逢人识人,金口玉言定江山……”
  三毛老道的后半段我实在没用心听,不过梅花易数的名字,我可是听过很多次了。
  完了啊,这不,跟以前家门口那瞎子一样了吗?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