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身揣云决我闯天下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二章 神秘能量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父亲带着孙云龙,不过一会儿就跑到了村子里唯一的大夫王强家里。
  孩子父亲着急的得喊到:
  “王强哥,不知道怎么回事孩子在祠堂得时候忽然就晕倒了。您快帮忙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啊!”
  孩子父亲急得满头大汗。
  王强大夫,四五十岁的模样,长的一张国字脸,见谁都会微笑,两侧眼角微微向下,大耳垂很,让人看上去特别和蔼可亲。
  这时王强大夫放下手中的锄头,赶忙从院子跑出来一把将孩子接在怀中。
  没顾得上洗手,抱着孩子就往屋里跑去,让孩子孩子父亲拿着医药箱,边走边问一下孩子孩子父亲当时发生的情况。
  孩子孩子父亲将在祠堂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
  还说当时仿佛看见了什么东西,钻进孩子的身体,但是也不确定是不是真的有这回事?因为摇晃的厉害自己也不清楚,那是不是幻觉。
  这句话一出,可真是惊的王大夫一身冷汗,那个时候的大夫不止会看病,还要懂一些其他的,夜晚出门赶路看病医人,多多少少什么奇怪的事情,都会碰见过。
  立马将孩子放在炕上,躺在了枕头上,右手顺势搭在孙云龙得脉上,望着孩子的孩子父亲焦急的眼神,犹豫了片刻说道:
  “孩子的脉势平稳,像是只受到了短时间的惊吓,应该是恢复一会儿喝点中药就好了,放心吧。”
  这话一出,孩子父亲立马放下心来,知道人没事就好,孩子在父母的眼里,只要身体没事,健健康康的比啥都强。
  这时,王大夫又说道:
  “但是现在孩子身体非常的虚弱,你让他在我这儿休息一天吧,晚上我给他熬点中药,等他醒来,然后明天让他回家,你看如何?”
  孙云龙孩子父亲听罢也只好如此,知道孩子没事就好,便回家准备一些大米,准备明天送过来。
  在这个村里,有的家庭不是很富有,如果看病救人有钱的,就可以拿钱,没钱的,拿点力所能及的东西都是可以的。
  那时候讲究医德,并不是说为人看病必须是先得到好处,那时候只要你有大病,危在旦夕,大夫不远几十里的山路,就算爬几个山头都会过来为你看病医治。
  在那个年代,大夫的声望都特别高,所以那个时候的村医在村子里非常的受人爱戴和敬仰。
  将孩子孩子父亲送走之后,王大夫得眉头却是皱了下来,心中不住的嘀咕,难道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么。
  想罢,将孙云龙的身体在炕上放平。
  转身去到了一个偏僻的屋子,掀开了红色门帘,只见屋子里供奉着一个香堂,正中贴着红纸,红纸上用墨笔写着供奉得上仙排位。
  只见王大夫拿出十块钱压在供桌上,并且点上三根香。
  王大夫嘴中念到:
  “小辈邻家小子不知是何邪祟入体,方才烦扰仙家清修,入室查看,点其缘由。解其祸灾。吾辈奉上香火,烦劳出山”
  说完便回身来到正屋,右手再次搭在孙云龙的脉上。
  平常人只知道人有两脉,动脉和静脉。
  但在仙家流传帮人去邪祟,有三脉,人脉,魂脉,和命脉,先前王大夫搭得便是人脉。
  人脉就是正常看病医人得脉搏。(人脉就是按照脉来的深浅、大小、快慢、流利与否、长短、有力无力等来分的,左手寸脉主心,关脉主肝胆,尺脉主肾。右手寸脉主肺,关脉主脾胃,尺脉主肾。主要把脉看各个部位脉象跳动变化而定。)
  孙云龙的人脉,确是十分的正常。
  邪祟入体便是第二脉,魂脉。
  魂脉又分内魂和外魂。内魂俗称就是家里逝去的亲人,或者祖上的魂魄回来看望家人,魂回望乡台,出阴入阳,却纠缠着不走,自古阴阳相隔,这样就会损耗活着的人的阴寿,并且身体虚弱经常生病。
  外魂就是外边的孤魂野鬼。自杀,怨死,横死,无亲无故去世的,这些孤魂野鬼因为有心愿没有得偿所愿,就被愿力羁绊,不肯去投胎转世,便就在自己去世的地方画地为牢,不停的游荡。
  直到他们放下羁绊。才可进阴门,所以小孩子半夜走夜路就容易招惹到这些不干净的东西。
  王大夫手搭在孙云龙的魂脉上,却惊奇的发现什么事也没有,口中轻道:“那就奇怪了啊。”
  魂脉和上香看魄大同小异,人怕三长两短,香忌两短一长,魂脉也是如此,是请仙家入身,魂替己身,以魂入脉。
  也是以其中之脉搏判断其中缘由,就能诊断是何邪祟,或以力驱之,或在阴时,十字路口引魂送之,这便是驱除邪祟之法。
  就此,王大夫对孙云龙仔细检查了一番,魂脉没有事,却也就是如此,让王大夫心惊:“糟了!!那难道是命脉!!”
  想到这里,此时王大夫得额头再次流下了冷汗,嘴里轻道:
  “难道这孩子命格不好,天生该此劫难吗?但愿我能替你化解此难。”
  说罢,便颤颤巍巍地将右手搭在了命脉上。
  脉搏窜动,由脉至手,由手传之,这次王大夫口中传出来了一种声音,但却又不是王大夫得声音,甚是嘶哑,像是公鸭嗓子一般,说道:
  “尔等无需担忧,小辈命格甚好,却无邪祟入侵,但在小辈丹田,却有一物,此物乃天地灵气所成,蕴含着天地大道,吾不能将其驱退,对此小辈也算是造化,不会对他有什么伤害,有朝一日如若他能运用,定会掀起一番风云。”
  “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吾去清修了,他再过三刻便会醒来,没事不可叨扰。”
  说罢,王大夫得身体像被抽去了什么东西似的,瞬间无力,坐在了炕边。
  静静的看着孙云龙,仔细回味着刚才的话,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咬了咬牙,狠狠地点了点头。
  过了一刻钟,王大夫恢复了体力,下了炕,来到西边的屋子,这间屋子里满是中药的抽屉盒子,满满一面墙都是。
  嘴里念着药草的名字,手里不停的抓着草药,家里祖传看病医人,药量早已拿捏的恰到好处。
  “木香、黑牵牛、黄芩、香附、五灵脂、大黄、莪术、橘皮、猪牙皂、三棱………”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