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身揣云决我闯天下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章 师傅传授功法秘籍 云…决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听完孙云龙说的话,王大夫知道孙云龙这是遇到了机缘,褪去体内杂质污垢,这是极大的好事啊。
  早上的时候,孙云龙的父亲带着三斤大米,来到王大夫家,王大夫只收了一斤半,便让父亲去到一个偏屋坐了下来。
  王大夫安排孩子父亲坐下后,也随手坐在了旁边,冲着孩子父亲说道:
  “你家儿子有很大的机缘,但是必须在成年前磨练,他可以正常上学,下学就来我这里,我教他一些招式防身,兵器使用。”
  “你也知道我从来不教别人,只教过你,这件事除了你我两家知道就好”
  其实王大夫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他不止家里祖传医术,并且还从祖上传下了部分功夫秘籍,有一些必须从根骨从未长开的时候修习,而且王大夫知道孙云龙终将会走出村子,外出涉世,多一些防身本领终是好的。
  王大夫的儿子因小时候上山摔了下来,受到了伤害,没法全力学习功法,导致只能练习其他功法。
  但也会陪王大夫一起打理生意,让王大夫特别的惋惜,但又没有办法。
  他看到孙云龙又重新燃起了希望,想收他为徒,助他一臂之力。
  其实孙云龙的父亲头去体校之前,一直偷偷的跟王大夫学习武术,才在那个体校混的风生水起。
  父亲知道王大夫并没有全教给他,但是已经足够他防身,对付三五个没练过的人足够了。
  王大夫告知切莫与任何人说他会武之事,如果说出去便不再教他了,父亲也一直没有说。
  这个秘密就这样,在这个渺小的村庄里保守了二十多年。
  孙云龙的父亲听完,也是十分高兴,毕竟自己的孩子不仅能学到医术,还能学到一身防身的本领,在那个时候,这种东西是从来不外传的。
  就在那天,孙云龙的父亲便和王大夫定下君子协议,这件事情两家不能说出去,直到成年以后,方可回来拜会,孙云龙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师傅。
  孙云龙可不知道,这也是对他的一场造化,当天,他的父亲就领着他对王大夫行了拜师礼。
  王大夫告诉他,成年以前不准告诉任何人自己会任何功夫,不能说自己是他师傅,也不准他崭露头角,露出功夫,否则就将他赶出师门再也不会教导于他。
  从此以后,孙云龙就这样白天上学,只要放学和假期,就都来王大夫这里修习,孙家对外就说孩子在跟着学医。
  孙云龙自从那晚褪尘去垢之后,不仅学习比较好,对修习特别有天赋,进步很快。
  王大夫教他的招式几乎看几遍就会了,早起在山上奔跑,然后去王大夫家练习拳脚兵器,结束之后再跑去学校,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度过。
  几年过去了,随着孙云龙越跑越快,打的拳也越来越快,练得招式也越来越熟练,兵器也更得心应手起来。
  心中不禁暗暗窃喜,方圆十里还有人是我的对手吗?!哈哈,真想找个人试试。
  时间转眼即过。
  就在这个周末孙云龙背着竹篓帮王大夫上山采药,采完药下山准备回村子,就在回村的途中,忽然从小路两边蹦出来三个人。
  孙云龙一眼就认出他们是谁,是西耀村的三个小恶霸,熊家的三胞胎,和他年纪也差不多,都是十六岁左右,但是比大多数孩子长的魁梧一些,他们就借这个优势来欺负其他村子的孩子。
  孙云龙看到并没有搭理他们几个,自己径直向村子走去。
  “喂!孙云龙,跟你说话呢!就你这样还学医,你懂什么药治什么病吗?还学人上山采药,赶紧把药草给我,省的你挨这顿打”
  其中一个穿着皮夹克的男孩说道,皮夹克还有几个破洞,看着都像是磨的包浆了,其他两个小子也跟着附和道。
  孙云龙还是没有搭理他们几个,径直走去。
  那几个小子觉得这是煞了他们的面子啊,方圆几里得孩子,谁不知道他们熊家三兄弟啊,还敢有不听他们得。
  看着孙云龙的这出行径,他们就来气,熊家老大愤怒的说道:
  “走,哥几个,给我把他竹篓抢过来,还反了天了,都不把咱们哥几个放在眼里了,揍他丫的!!”
  说完就领着另外两个兄弟冲向孙云龙,就在他们的拳头快到孙云龙身后的时候,孙云龙猛地一转身,躲了过去。
  随后又两个侧身,躲过了另外两个人的攻击,眼中带有几丝怒气,随后压下,伶俐的说道:
  “我没空陪你们玩,王大夫让我采得药我必须得带回去,今天就当放我一马吧!!”
  嘴上孙云龙这么说,心里恨不得三拳给他们放倒。
  只因为答应师傅不能动手,谁知道,孙云龙说的话,却将熊家三兄弟激怒了。
  “小子,谁跟你玩呢,今天说啥都要揍你一顿了!!”
  熊家老大说罢,便抡起拳头,再次打了过来,不出意外,又被孙云龙躲了过去。
  他们三个很是得没辙,这小子太灵活了,怎么也打不到他。
  于是熊家老三想出了办法,就在另外两个人和孙云龙缠斗得时候,飞身一踢,他一脚将装药得竹篓踢的侧翻,药材瞬时间洒落一地。
  他将脚踩在药材上,对孙云龙轻蔑的说:
  “这回看你还躲,我把你的药材全部弄碎,你回家拿竹篓煮药材吧!!!”
  孙云龙看着药材掉在地上,被熊家三兄弟踩在脚下,心里没来由的一痛:这都是为乡亲治病的药材啊!!!
  孙云龙猛地抬头,目光凶狠得盯着他们三人,眼神如同鹰视狼顾,这时,熊家三人被孙云龙的目光,盯的心头没来由的一紧。
  看着眼前几人,孙云龙开口说道:
  “你们不就是为了从我们手上抢走草药去镇上药店换零花钱吗,可我这是给乡亲看病的药材,想挣钱不会自己采吗?熊家有你们这三个废物,真是给你们熊家丢脸!!!!”
  随后脱下竹篓,轻轻的放在三步开外得树边,转身,对着熊家三兄弟摆了摆手说道:
  “你们那么喜欢欺负人,是不是因为没人欺负你们啊!!来吧,你们三个一起上,今天,我不打的你们哭爹喊娘,随你姓!”
  说罢,肘抬肩沉,孙云龙摆出了战斗姿势。
  熊家三人,被这架势看的一愣,然后掐着腰,忽然大笑起来,旁边两个兄弟也是笑得直不起腰来,像是孙云龙说了什么十分搞笑的笑话一样。
  熊家老大收起笑容,向地上吐了一口口水,摇头晃脑,吊儿郎当的说道:
  “真是,就你一个人,我们三个还打不过你了,呸!真是的。牛皮都不够你吹的了吧,还打三个。”
  “你以为你是霍元甲啊,上!!让你知道我们熊家三兄弟的厉害!!”
  说完熊家三兄弟便快速冲向孙云龙。
  在这诺大的山上,三个飞快的身影迅速冲向同一个人。
  只见那人没有闪躲,正面迎击,只听见三声响声,碰!碰!啊!孙云龙两拳一脚,瞬间放倒三人,多一下都没用。
  直打的他们几个眼冒金星,哭爹喊娘,抱着肚子直打滚。
  “啊……啊……疼死我了,大哥啊,孙云龙你咋这么厉害,我们错了,我们再也不敢得罪你了,这回错了,饶了我们吧!!”
  熊家老大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向着孙云龙一阵求饶。
  孙云龙看着躺在地上的三兄弟,说道:
  “就你们几个还熊家三兄弟,赶明儿去叫狗熊三兄弟吧,以后不准你们再来这里抢药,要不然我见你们一次打你们一次!要是以后听说你们在去哪个村子抢药草,我追你们家打你去,都别装了,都是外伤,一会就好了。”
  说完,走过去,把竹篓拿了起来,将那些药材抖落干净,再次装进竹篓,背着向村子走去。
  可谁知道这件事第二天就被王大夫知道了,孙云龙也知道这次是不好过了,但还是硬着头皮来到王大夫家里。
  刚进院子就见王大夫穿的一身十分正式的中山装,里面穿的白衬衫,外衣一排齐齐的衣扣,笔直的黑色裤子,竟然还有一双地道老BJ布鞋,貌似千层底的那种,很正宗,简直是要多神圣有多神圣。
  孙云龙心里嘀咕:
  “这回是完喽,穿的这么正式怕不是要把我打死吧!”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便听见王大夫威严得声音传来:
  “过来,跪下!”
  孙云龙听话的走到王大夫面前,跪了下来,委屈的说道:
  “师傅,不能怪我啊,他们蛮不讲理,还抢药材,那可是你让我上山给乡亲们采得,是他们先动的手,他们糟蹋草药,还不让我拿回来,我是实在忍不过去才动手的,徒弟知道错了!以后我再也不敢了,你就原谅我吧,别生气了,师傅。”
  说完,斜着小眼睛低头看向王大夫。
  可气氛却恰恰相反,听完孙云龙的话,王大夫紧绷的脸缓和下来,说道:
  “我知道你早晚会出手,这次你做的对,师傅也不责怪你了,但是你要吸取教训,不能轻易出手,凡是出手前都要考虑好后果,不是必然,尽量收起锋芒,老要张狂,少要稳,低调做事才中肯。”
  “你想想如果他们是恶霸,你没有绝对实力的时候,他们打不过你,晚上偷摸毒打你得家人,你又能怎么样?不是让你屈服,而是你做事要想到一个周全的方法。”
  “这个世界少一个敌人总会对自己好一些,而且师傅教你的东西,有些尽量不到危机时刻不要外漏,那可能是要命的,不把师傅教你的全部学会了,切莫与人发生口角,可懂?!”
  王大夫说完看向孙云龙,孙云龙抬头对视,知道师傅说的都是好话,但是心中却也有自己的主意,便抬头回道: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