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身揣云决我闯天下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六章 回家,偶遇赊刀人.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就在傍晚时分,孙云龙刚进屋得时候,只听进自家院门口响起了一阵“铛铛”的金属敲击声。
  孙云龙爷爷奶奶都回屋休息了,爸妈还在院子里收拾餐桌,突然听见有人敲门,大门并没有关,敲门的人也并没有直接进来。
  而是在门口礼貌的喊了一声:
  “这里是孙根源家吧。”
  孙云龙父亲见来人很陌生,却能准确的叫出自己的名字,也很是得诧异,也没多想,就迎了上去,想问问看是谁。
  来到门前,孙根源看到那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爷子,穿着灰色的大褂,带着一副圆圆的墨镜,斜跨着一个布包,手里还拿着一本老旧的本子,说是要来收刀钱二百块的。
  孙家老三先是一愣,随后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接着便从自己的衣服内掏出了两张红色的大票子,给老头十分恭敬得递了过去。
  对那人还十分的热情,那老者接过钱,对孙家老三笑了笑,便转身离开了,看着老爷子的背影,孙家老三喊了一声,那老头子没有回应,很快消失在了村里的路上。
  而那铛铛的金属敲击声却又响了起来,孙云龙出屋,看到自己父亲把钱给了出去,还一脸的感慨,十分的纳闷,问道,:
  “怎么回事啊,爸。”
  孙云龙父亲一边往回走,一边说道:
  “没有事儿啊。”
  孙云龙看到那个老爷子消失的身影,心想:这肯定是有事啊!怎么能没事呢?
  而孙云龙的父亲却没有搭理他,径直来到妻子的面前,说了起来,他的母亲听过也特别的惊奇,声音也大了许多。
  孙云龙继续问道:
  “爸妈,这是谁啊,啥刀钱啊,你们是不是让他骗了呀?”
  孙云龙心想:
  “这老两口怕不是遭受到了什么新型的骗术吧!在那个年代,什么刀能值二百元呢?主要是自己也没见到家里有值二百元的刀啊。”
  孙云龙刚想跟父母普及一下防骗意识,却直接被母亲用手捂住了嘴,接着,父亲轻轻挪开了母亲的手,便给他讲起了十多年前的往事。
  这个事情发生在九十年的时候,也就是孙云龙出生的那年,一天傍晚,村子里传来了一阵金属敲击声,这个声音在那个年代一听就是村里来卖东西的,被这声音吸引,村口的空地上没一会就站满了人。
  人群中间,小马扎上坐着一个穿大褂,带墨镜的老汉。
  旁边的筐里放满了菜刀,筐子前面立着一块木牌,上面用毛笔写着几个大字,赊菜刀只赊不卖二百块钱一把,在那个年代,村里人对赊刀人这个行业还是比较认可的。
  有很多人去赊刀,孙云龙父亲就是其中的一个,那个老者就把人名一个个的往小本子上记。
  人们就都争先恐后了起来,其实大家除了当时能拿到免费给的菜刀之外,更多的还是对赊刀人能够预言的能力,感到十分的新奇。
  而就在大家争先恐后赊刀的时候,从人群后方传来了一阵不和谐的声音,大伙转头看去。
  “大伙都让一下!!我来看看!!”
  闻声一看,那是村里的民兵队长王金,他是早些年外面派来下乡的知青,因为在村里面,安了家,也就在这留了下来,和孙云龙父亲关系比较不错。
  大家看着王金一副要砸场子的样子,孙云龙父亲拿起刚赊得新式菜刀,走了过去,跟他说了几句。
  这个王金大概觉得自己,是村里唯一有知识的文化人,曾经也是城市里过来的,就想当众揭穿这套骗人的把戏。
  把挡在前面的人都拨开,径直来到了赊刀人的面前,他问道:
  “既然你敢赊刀,还敢大言不惭得说自己能够预言,那你就说说这往后的这三年发生什么了,如果说中了,我就在你这里赊上八把菜刀。”
  王金说完,其他村里人也跟着起哄。
  看样子是要把那赊刀人架了起来,骑虎难下,不说出个一二三四,也是休想离开了。
  这个赊刀人,却不紧不慢,不急不慌得顺了顺身上的大褂,合上了小本子,气定神闲得说道:
  “一涝两旱秧苗死,世间大疫是天灾,楼宇重重拔地起,县废地荒土房拆,前后二十年,要是没有全应验,此刀分文不取,有一个就在这三年。”
  说罢,继续赊刀,村里人都在回想他说的话。
  可是他说的也十分的惊悚啊!这又是旱涝,又是疫情的。
  听罢,王金摆了摆手,却说:
  “我们的村子附近都是山,就算县城那也都是土房呢,还县里楼房遍地土房拆,你忽悠谁呢,”
  说着就要过去去拿八把菜刀,早知道十多年前,赊八把菜刀也要一千六百元呢,那可是一大笔钱啊。
  王金刚刚要去拿菜刀,就被赊刀人抓住了手腕,眼神骤抬,拦了下来。
  说不能赊给王金,收不回钱。
  赊刀人这话一说完,是对自己没信心,还是他预示着王金得命活不长呢?这下可把王金气坏了。
  不过这回事,两人争执,吵也吵不出个结果,最后,王金也被村里的人给劝走了。
  自从王金走后,那赊刀人看见这场闹剧过后,没人再过来赊刀了,也随后收拾起了自己的摊位,装到了一起,离开了北耀村。
  那个时候,大伙也就把这件事情当个热闹看,谁也没当回事儿。
  可没想到最后那赊刀人说的预言,竟然很多都实现了。
  最早的一个,还真是近三年,九三年的时候,山上的水库决堤发了大水,据说当时王金在地里忙活完,回家要吃饭,拿着镰刀过河时,由于脚滑,一不小心掉入小河。
  忽然,耳边传来轰隆隆的声响,一转头,却发现上游河道里大洪水席卷下来,他当时就落在河中央,根本来不及游出去,来不及躲闪,眼睁睁看着那奔涌而来的洪水,扑面而来,将他活活溺死。
  这次的洪水属于大灾,可是北耀村,却只是死了王金一个人。
  这不禁让大伙想起他当时为什么赊不到菜刀了,之后的一疫,零几年的非典也得到了验证,随后村里也确实经历了两次大旱。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