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身揣云决我闯天下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八章 赛上荣光赛下伤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我来到了赛场上抹上了镁粉,这次我没有太多保留,直接抓举,报了150公斤。
  在我日复一日的训练,和固定的肌肉条件下,这次抓举,一气呵成,没有丝毫拖泥带水,随着时间一到,我放下了杠铃。
  台下不仅其他省队得选手,就连看台上得裁判都惊呆了。
  有一位裁判问道:
  “这是谁啊,哪个队的,比刚才那个破全国记录的小子还要厉害,轻量级抓举就能150公斤,太有实力了,还是第一举,说明他还有可能比这更加优秀。”
  冲着旁边的人说完,就要上台问一下,却被旁边的裁判劝了下来,
  “还比赛呢,正经点,还有挺举呢,静观其变,但是这小子确实很有实力啊。”
  说完两位裁判继续等着我接下来的操作。
  我成功了之后,却没有再次往上增加重量了,我知道这不是我的极限。
  但是底牌也不是过早就亮出来得,毕竟奥城会也是世界各国都会来,说不定从哪里杀出一匹黑马呢,低调点,然后在赛场上大放异彩。
  接下来的挺举,我直接报了180公斤,不出意外,依旧十分潇洒得举了起来,这个预赛所有人都知道,就是我这个平平无奇,从绿藤市,北耀村走出来的少年,已经打破举重这个项目的世界纪录。
  在奥城会历史的长河下,终将会留下我的名字,为我的人生增添浓妆异彩得一笔,虽然这是预赛不列入真正比赛的成绩,但是我的名声却因此打响。
  结束后,我十分轻盈得跳下后台,来到姚景身边,开心的说道:
  “搞定,稳定发挥,等真正奥城会,我再发挥完全的实力,为我们村子争光,把我的成绩烙印在这个项目上,成为天花板一般的存在,就让他们看着吧”
  说完搂住了姚景,俩人开开心心旁若无人闹了起来。
  等最后一个人预赛结束,统计完预赛结果,教练带着满脸微笑走了过来。
  “你们两个小子,可以啊,传说中的世界第一和世界第二被你俩包了呗,总成绩出来了,孙根源第一,姚景第二,说吧,今晚想吃什么,我请客。”
  听着教练的话,我们俩也是十分的开心。
  一时间也不知道说吃什么,只是听说都城烤鸭,别的也不知道啊。
  “行,那咱们就吃都城烤鸭,今天我也高兴,咱们体校,出了你们两个,还真是荣耀呢。”
  就这样我们和教练一路说笑,从场馆向外边走去。
  这时,从走廊拐角跑出来几个人,在我没注意得同时,将我撞倒在地。
  我起身刚要说话。就听到:
  “你们几个特么眼睛瞎啊,撞到人了,没看到啊,我们是都城蹴鞠队的,我们过几天有比赛,出了事情你们付的了责吗?真特么晦气,好狗不挡道!”
  一个身高一米六八左右身高的男子说道,他们几个,都是下身运动短裤,穿着钉鞋,衣服上写着他们的号码以及名字,明显是蹴鞠运动员。
  听到这些话,再好的脾气也不是泥做的,我作势就要上去理论。
  教练确一把拉住了我,让我给他们赔礼道歉,我心里很是的不服。
  心想:明明错的是他们,却要我道歉,哼!,可最后我还是照着教练的话做了,给他们道歉。
  就在我道完歉,简单鞠个躬之后,刚刚撞我的那个人却说道:
  “小子,挡了我们的路,你以为简简单单道歉就可以了么,真是穷山恶水出刁民,看你们穿的衣服,破破烂烂,不知道的还以为奥城会保安瞎了。”
  “什么阿猫阿狗都放进来,呸!真特么晦气碰上你们,是不是运动服买不起,想跟我碰瓷,好让大爷赏赐你一件啊。”
  “刚才你摔倒的时候踩到我的鞋了!就鞠个躬道个歉,你拿我当要饭的呢?给我跪地上,把鞋给我擦干净了,大爷心情好了,这事就算了,要不然收拾你,我就像碾死一只蚂蚁。”
  那人说完朝着我的脸上吐了一口口水,被我一躲,那带着那人口臭得口水,落在旁边的地上,让人作呕。
  那人说完,不等我回答就向我踹了过来,被我躲了过去,随后他身旁的几人也一起冲了过来,教练和姚景帮我拦住了两人,但是其他人还是冲过来了,教练让我别还手,说我们惹不起,快跑,可是他们俩个在那里,我怎么能一个人逃跑。
  我心里也知道他们都是都城的,也知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想着大不了让他们打两下,忍一忍吧,毕竟小城市出来参加奥城会比赛,本来就不容易。
  可是那几人,不仅拳脚相加,还用语言攻击着我,直到一句话传入我的耳朵:
  “臭小子,你就是一个有娘养没娘教的畜牲……”
  那个人后边的话还没有出口,我是真的怒了,忍到现在了,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为何最后却要波及家人,忍无可忍,我还手了。
  抬手抓住一人得衣领,就像是扔书包一样直接将他扔在了旁边一点,怒上心头,但是还是有理智的,另一个人也是一样,那两个人没有受伤,我直奔刚才辱骂我的那个人,也是之前撞到我得那个人。
  他还在继续向我拳打脚踢,我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像拎小鸡仔一样,把他拎了起来,狠狠摔在了地上,随后踹了他一脚。
  我知道那一脚只是皮外伤,过两天就会好,那人落在地上后,痛苦的大叫,这时候也来了很多人,他随手从自己得挎包,拿出了大哥大无线电话,拨打了一个电话。
  对着电话那端说,他让人欺负了,被打的很惨,让对方派人来弄我,还说要把我弄进监狱,再也出不来,挂完电话,他再次对我重复着刚才的话,让我等着。
  这时的我慌了,心中万分的忐忑,知道自己做的没错,却也是闯下了大祸,这时运动馆内冲出了十多个安保人员,带着甩棍向我冲了过来。
  我知道他们是来找我的,我带着茫然且害怕的眼神看向教练,这时教练大喊:
  “还看啥!快跑啊,他们抓住你,真的能让你拘禁。”
  听完教练的话,我回过神来,知道必须得跑了,因为我害怕了,害怕自己不能参加奥城会,害怕自己因为这件事被送进监狱,我有些后悔,却又不后悔。
  转头,冲出人群,向场馆外边跑去,一路上拦着我的人都被我推开。
  就这样冲到了这座陌生城市的街道,不分东南西北,只知道朝着一个方向无脑的奔跑,后边的安保人员一路跟随。
  由于我的体质非常好,那些安保再跑一会就快连我的尾灯都看不到了,随即他们联系了都城警察。
  随后警察出动,依旧还是追不上我,在从家到体校的锻炼中,我身体素质早已超过了一般国家运动员。
  只见我快速奔跑,只要是房檐,我一登墙,手能够到得地方,都能爬上去,而且在各个平房和楼顶中玩命的奔跑穿梭,速度极快。
  那些人也不敢跳,毕竟他们也没必要那么玩命的追我,都城市区是不允许使用枪的,除非特大案件,他们跟不上我,只能这样眼睁睁看着我逃跑。
  最后,他们出动了都城特战队,但是他们全副武装,好像我是恐怖分子一般,但是在都城特战队得出马,他们穿着装备,还是追不上我。
  由于我穿着运动服十分轻便,一时间谁也没有办法抓到我,而且造成了不小的影响,都城三大队出马,那可是不少人,到哪里都会造成影响,毕竟这也是奥城会举办期间。
  为了减少恶劣影响,毕竟我的事情他们不敢搬在台面上的,后来在我逃跑爬上了一栋十层得高楼时,那个楼是阳台外漏的。
  就在他们追到楼下的时候我选择了爬楼,就这样爬着阳台,踩,蹬,上,连续的步骤,却速度极快的爬到了楼顶。
  这时他们找来了我的教练,出动了直升机,让教练对我喊话,教练告诉我可以不用逃跑了,他们同意不将我弄进监狱。
  不用为此害怕了,这件事情可以解决,剩下的事情,下来再说。
  在教练的劝说下,我跳向直升机,飞机落在了运动馆楼顶的登机坪,然后跟着来到了运动馆,到了一个会议室,商讨着我的处理方法和对方的调节方案。
  由于他们是都城人,动用了关系,让我给他们道歉,并且让我终身禁赛,才算解决,才能让我们继续参加奥城会。
  就这样他们把这件事平了下来,否则就会找人以扰乱治安罪和聚众斗殴罪把我送进拘留所。
  从此我就在奥城会得预选赛的时候,结束了自己的体育生涯,那些人我们得罪不起,没有办法,教练便给我买了回家的车票,奥城会也不允许我观看。
  在都城,我六神无主得待了几天,然后坐上了回家的客车,一瘸一拐的我坐上车,走上了回家的路,一辆公交车在城市间穿梭,都城的广场大屏幕,播放着奥城会得赛事,我透过车窗,正好能看到,是举重,我看了起来,各国选手都比完了成绩也出来了,就差姚景了。
  我也跟着紧张的看着比赛,只见这时姚景出场,和预赛一样,但是这次他多了些许坚定。
  像是在替我不公,他的挺举,和抓举都是一气呵成,稳稳举起,这次和预赛的成绩一样,但丝毫不影响,他67.5公斤轻量组世界冠军得头衔。
  我露出了会心得微笑,心想:“姚景,哥哥,这次没走完的路,接下来就拜托你了,带上我的希望继续前行吧。”
  就这样坐着客车,看着窗外的风景,想起了刚来时的那份兴奋,这辆客车乘载着我无尽的伤感和心中的烦闷,开往了家乡。
  就这样,回到了村里,村里知道了发生的事情,并没有责怪我,反而大家对我更加友好,知道我们小乡村出门的不易,最后听说都城蹴鞠队连越缅队都没有踢过,那可是都城会倒数第一得队伍,最后一比三落幕,回去还把责任说到了我的身上,因为我打的那个人竟然还是一位中锋,可笑至极。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