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身揣云决我闯天下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二十章 张树桐母亲去世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只见从院子里,张树桐带着孝帽,捧着自己母亲的遗像从屋里走了出来。
  后来只听说张树桐结婚那晚,他的母亲就在晚上暴毙,让人匪夷所思。
  可能是钻进身体的水蛭到了心脏吧,又可能是在身体里的畜牲看不得张树桐他妈把他当成畜牲,还干了比畜牲还畜牲得事,想让她下辈子早点当畜牲吧。
  张树桐带着的孝帽一尺半,穿着的道布五尺,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他的母亲去世了。
  旁边还有他的父亲张玉桥,脸上带着哀容,就这样,他们准备把张树桐他妈送去火葬场。
  张树桐家,有一个驴车的车厢,是木头做成的,左右各有一个轮子,以前是牲口拉车的,后来为张树桐看病,就把牲口卖了,就剩下驴车了。
  现在没有牲口能拉车了,只能自己亲自拉车了,张玉桥看看张树桐,就这孩子这样别说拉车了,弄不好都得让车轱辘压在底下,想想还是自己拉吧,让张树桐在后边推。
  就这样,张玉桥把张树桐她妈的尸体,慢慢抱上了驴车,用被子把尸体盖了起来,自己套上了拉帮套,双手抓在两侧,回头告诉张树桐,在后边帮忙推着。
  张树桐看着父亲,口歪眼斜,左手六右手七的向前走着,来到驴车后边,先把母亲遗像放到车上,然后把手搭在了车后,答应着张玉桥,在后边准备推车。
  就这样,张树桐父子二人拉着驴车,向着火葬场走去,过了一会儿,张玉桥发现自己越拉越累,豆大的汗珠不住的流了下来,打湿了整个衣裳,于是回头想告诉张树桐用点力。
  当张玉桥一回头才发现,那张树桐不知何时,竟然也坐在了驴车上,小脚在下边前后摆动,看上去还挺开心。
  看到这里,张玉桥就气不打一处来,心想:“那是你妈!你妈死了,张树桐,你呲个大牙还能给那笑出来,真是气死你爹我了!”
  想到这里,张玉桥卸下拉帮套,就向张树桐走去,张玉桥这一撒手,驴车瞬间向另一方落下,张树桐狠狠的被摔在地上,她妈的尸体也跟着滑了下来。
  张树桐看着从被子里面滑出来的母亲,用手指着,然后抬头对着张玉桥说道:“爸,,爸,,你看,,大象,,大象,。”
  张玉桥一听,直接改成小跑,腾身跳起,一拳打在张树桐脸上,张树桐瞬间眼泪疼的流了下来,张玉桥可不管他,过来又是对着张树桐一顿的大鼻斗(大耳光),打的那是“啪啪”作响,很有节奏感,“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伴随着张玉桥得巴掌,他自己竟然不由自主,感觉这是一种艺术,手上打着张树桐,嘴上哼唱:“Buddyyou'reaboymakeabignoise……Wewill,wewill,rockyou
  Wewill,wewill,rockyou”
  张玉桥嘴里得歌声,丝毫不输村里的狗叫,这时张玉桥打也打累了,唱也唱够了,冲着张树桐“哼”了一声,把张树桐母亲的尸体再次放到驴车上摆好,告诉张树桐,再不好好推车,给那傻笑,还揍他。
  张树桐带着那已经被扇的红肿的脸,嘴巴一张一合,说不出来几个字,张玉桥再次给自己套上拉帮套,回头看着张树桐:
  “你说不出来,别说了,赶紧给我推车,要是晚了,你妈还火花不了了呢,送你妈早点归西才是正事,到时候要是去的人多,咱们还得摇号排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你妈火化”
  “要是到时候摇号,推迟不知道多少天,你妈都放臭了个屁的了,到时候咱俩对得起你妈吗?主要你妈也不洗澡,臭了用她身上的臭味做臭豆腐都不好吃,肯定往下淌脏东西,为了让你妈早去西天,早点火化,我们父子向着火葬场,冲啊!!为了你妈!!火化!!”
  张树桐看着父亲这么激动,心中也燃起了一种激情,嘴里喊着“冲…啊,冲,”手上还真用力的推着驴车了,看来也是孝顺的孩子啊。
  张树桐父子两人,就这么浩浩荡荡得来到了火葬场,来的早不如来的巧,其余的火化得人,很多都是上门取尸,他们这驴车自己送上门的还真少,火葬场一看,这么好的客户少见了,赶忙领着张树桐父子,先去到了遗容整理间。
  只见里面有个老人,六十岁左右,手里拿着一个饭铲子,穿着一身白大褂,像医院的医生一样,把张树桐她妈的被子掀开,乒乓在脸上一顿乱敲,张玉桥见状,赶忙上前问道:
  “遗容师傅,您这是整理遗容,还是毁掉遗容啊!我妻子死的时候脸没啥事,你这么一敲,现在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你这是干啥啊!”
  那老者听完张玉桥得话,眼睛赶忙眯了眯,眼眉抬起,模糊的看向张玉桥。
  随后紧忙转身在后边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副眼镜带上,这时他才看清眼前的一切,带着愧疚看着张玉桥:
  “不好意思啊,刚才忘记带眼镜了,我以为敲死猪呢,谁知道竟然是人,还是你媳妇,你说这事巧不巧,但是老弟,你放心,大哥以前虽然是给畜牲整理遗容得,但是你媳妇和畜牲没什么两样!放心,我还能恢复!”
  张玉桥听完冲着遗容师傅喊到:
  “你媳妇才是畜牲,你全家都畜牲,今天我不想和你吵,赶紧给我老婆恢复,要不然,我张玉桥咬你。赶紧的,整!”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