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皇城第一娇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465、炸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大堂里一片寂静,商贾们固然是不敢轻举妄动,一些江湖中人也一时不敢吭声。
    如今瀛洲岛上江湖人不少,但是能被请到大堂里来坐着的自然都是有些本事和势力的。
    这最先出头的中年男子也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之前他们还暗恨这人狡猾先一步抢了他们的风头,如此却不得不庆幸自己晚了这一步,否则躺在这里丢脸的恐怕就是自己了。
    这样的人物,竟然只是别人的仆人,这个东方公子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东方公子”正朝着隐蔽处偷笑,曲放这样的人物无论放到哪儿都是大杀器啊。
    方昌蕴沉声道:“阁下选在今天上门找茬,不将你留下世人还当我方家软弱可欺!”
    说罢方昌蕴一挥手,他左手边一男一女站了起来,看向黑衣人的神色冷厉。
    黑衣人却只是浑不在意地扫了一眼那两人,淡然道:“天南一剑,塞北毒娘子,难怪这些年不见你们在中原走动,看来是在中原没有容身之处,跑到瀛洲来给方家当狗了。”
    这话一出,那对男女脸色也不由微变。
    女子上前一步指着黑衣人道:“你到底是什么人?藏头露尾算什么英雄?”
    黑衣人,自然是曲放。
    曲放并没有被激怒,语气依然平淡,“你们还不配知道我是谁。”
    女子冷笑一声道:“是么,等我将你的脸皮撕下了,自然知道你是谁了!”
    曲放后退了一步,抬脚轻轻一踢。
    那压在中年男子身上的盒子就朝着堂上直直地撞了过去。
    两人立刻飞身上前挡在了方家子弟前面,那男子伸手去接盒子,不想那看起来普普通通一个盒子竟似有千钧之重,他被撞得后退了两步腰背撞上了身后的桌子。
    那女子见状不妙,连忙出手相助,以两人合力才堪堪托住了盒子。
    堂中众人哗然,他们见那黑衣人平平常常地单手托着盒子进来,就以为那只是个普通的礼盒。
    就算里面装了什么古怪的东西,也不至于有多重。
    没想到这小小的盒子先是将人砸吐血,后又要两个高手合力才托住。
    不懂武功的普通人自然不明白,重的不是这盒子本身,而是曲放施加在这盒子上的力道。
    曲放平静地道:“既然贺礼送到了,在下告辞。”
    “你还想走?”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方昌蕴冷笑道。
    曲放看了他一眼道:“公子说,如果我半刻钟内没有出去,他就将方家夷为平地。”
    这话一出,不仅方昌蕴想冷笑,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这个黑衣人以及他的主子已经狂妄得没边儿了。
    就算那所谓的东方公子再厉害,她一个外来人难不成还真有能力将盘踞瀛洲数代的方家夷为平地?
    方昌蕴当然也不相信,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他要怎么将我方家夷为平地!动手,杀无赦!”
    “是!”大堂里的侍卫纷纷抽出兵器朝曲放冲去,原本坐在位置上的宾客们只能连忙起身后退,生怕自己被波及了。
    若不是大门口堵着许多方家的侍卫,也不知道外面还有没有黑衣人带来的人,他们其实更想要往外冲。
    曲放岂会将这些无名小卒放在眼里,他没有带剑进来,也没有去抢夺兵器,只是一双肉掌便迎上了扑过来的侍卫。
    最靠前的两排桌椅瞬间被掀翻,美酒佳肴洒落了一地。
    好好的寿宴瞬间被闹得天翻地覆,方昌蕴气得脸色铁青,胸前剧烈地起伏着,盯着曲放的眼神阴鸷无比。
    方昌蕴这辈子大约都没有遇到过比这个尚未蒙面的东方公子更令他仇恨的人了。
    之前杀了他的儿子,毁了方家的据点和商铺不说,现在竟然还闹到他的宴会上来了。
    方昌蕴对自己的五十寿宴很是重视,如今闹成这样无论最后结果如何,方家都已经被人看了一场笑话了。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一阵剧烈的爆炸声。
    那声音响彻天际,几乎让人感到一阵地动山摇。本就躲在大堂角落里的宾客们有人忍不住抱住脑袋蹲了下来,有人在心中暗暗骂娘。
    就连打斗中的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响惊住了,曲放趁着这个间隙已经飞身退到了门外。
    “怎么回事?!”曹冕沉声道。
    外面有人匆匆进来,神色慌乱急促地道:“启禀家、家主,妙思园…妙思园刚修好的小楼炸了!”
    “什么?”
    方昌蕴惊怒交加,妙思园是方硕生前居住的地方。
    方硕死后方昌蕴心痛不已,便下令让人在园中新建了一座小楼专门供奉方硕。
    这小楼才刚修好,就炸了?
    怎么炸的?
    方家富可敌国,火药也并不难弄到。但是要炸掉一整座三层小楼的火药量,姓东方的小子是怎么运到方家的?
    门外传来曲放的声音,“方家主,你猜下一次炸的是哪儿?”
    方昌蕴不答,神色阴沉。
    宾客中有人忍不住颤声道:“该…该不会将火药埋在这大堂下面了吧?”
    这话一出那些宾客就再也忍不住了,纷纷朝着门口涌去,“我们快出去,这里太危险了!”
    “方家主,你们方家跟旁人的私仇,不要牵连到我们啊。”他们只是来祝寿送寿礼的,不是来送命的。
    大门口瞬间被想要出去的宾客堵住了,乱成一团。
    曹冕看着这团乱象,深吸了一口气道:“先让人出去。”
    方昌蕴这才挥挥手示意门口的守卫放行,原本大堂里衣冠楚楚的贵客们立刻一涌而出,仿佛生怕晚一步里面就真的爆炸了一般。
    骆君摇和顾珏也不能显得自己特殊,两人跟身边的人一般顺着人流往外走去。
    在人群中,骆君摇回头正好看到方砚沉稳的表情,扭过头掩去了唇边的一抹轻笑。
    骆君摇和顾珏刚出了大门,大堂左侧不远处的一座五层高的小楼了爆炸。
    轰隆巨响和火光浓烟之后,原本五层的楼瞬间就变成三层了。
    楼上火光耀眼,眼看着就要燃烧起来了。
    整个方家一片混乱,有人叫道:“那是方家的先贤楼,供奉着方家的祖宗牌位。”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