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武兵王在都市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9章 周曼的苦衷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柳寒烟一脸阴霾,面对手机,涨红了脸。她不学够叫,就会穿帮,万一周曼知道自己和苏北同居,那还不如跳楼自尽呢。
  学狗叫?柳寒烟宁愿现在跳楼,尤其是苏北看她的眼神,嘴上称呼自己董事长,分明是在骂自己是母狗。
  “咦?苏北,狗狗怎么不叫了啊?”
  苏北不再为难柳寒烟,笑道:“虽然不叫唤,但是很厉害。周秘书没听过一句谚语吗,爱叫的狗不咬人。”
  “嘻嘻,谁说的,董事长就爱叫,但是咬起人来很厉害。”
  “呃,周秘书,你找我有事吗?”苏北连忙岔开话题,估计再说下去,周曼指不定会骂柳寒烟什么话。
  “没什么事,有空的话,一起吃晚饭。”
  苏北说:“那好,我在公司楼下等你,顺便把钱还给你。”
  电话那边,周曼忙说:“苏北,我打电话真不是跟你要钱,只是,我一个人挺无聊的,又没什么朋友……”
  “呵呵,没关系,我跟一个哥们儿合住,房子是他的,装修哪能用你的钱。”
  寒暄几句后,苏北挂了电话。
  沙发上,柳寒烟抱着肩膀簌簌的流下眼泪。
  “董事长,您千万别误会,周秘书绝对不是背后说你坏话的人,她今天还求我多照顾你点。呃,谁让你总是批评人家姑娘……”
  “放屁!工作做不好,难道我还要表扬她,全是一群白眼狼,喂不饱的白眼狼,开除,开除!”
  苏北把面巾纸递给她,温柔的安慰她:“人家可愿意在你手下干了,拿着正常白领的工资,受着非人的待遇。寒烟,周秘书人很不错的,哪个女孩儿受了欺负,没有点怨言呢,开除了她,你就能找到更好的秘书了?”
  “你!你你……你和她什么关系,哼。”
  说完,柳寒烟脸腾的就红了,恍然大悟一般:“极品哥,你管我叫什么?”
  “寒烟……呃,董事长啊。”
  两人都尴尬下来。
  许久,苏北不得不求饶,“董事长,一共欠了周秘书八万块钱,都用在装修房子上了,您看,总不能让她花钱吧?”
  “要钱是吗,没有。”
  “算我借你的。顺便多借我几千,请周秘书吃顿饭,咳,发了工资还你。”
  柳寒烟冷冷一笑:“姓苏的,你真把自己当块肉了是吗?调戏我闺蜜,妨碍我工作,拆我家房子,串联我秘书,花我的钱,四处签我的单,还让我掏钱,给你们吃饭开房?”
  苏北气笑了,坐在地上说:“寒烟,瞧你一套套的,不知道的以为你演小剧场呢。我签单那也是因为你不给我饭吃;我调戏你闺蜜,你搞错方向了吧?至于周秘书的事,还不是为了你的安全,才装修房子吗?”
  “你!你再叫我一遍!”
  “寒烟!”
  “我跟你拼了!”
  “呃,董事长饶命,我错了,错了。”
  苏北被殴打了整整十分钟,衣衫不整的柳寒烟,从楼上保险柜里拿出九万块钱,摔在他身上。
  “董事长,要不您一起去吃点?”
  “滚!今晚别让我再看见你。”
  苏北懒洋洋的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屁股,他是不会生柳寒烟的气。一个女孩儿打他和挠痒痒没区别,他也明白,柳寒烟压力太大,更多的是带着发泄的情绪。
  苏北从车库里开出一辆奔驰S600,透过车窗,看着蜷缩在沙发上的柳寒烟,有些心酸,这份压力一定要替她拿下去,否则她也不会真的幸福。给柳寒烟带来幸福,是苏北在寒雪面前发的誓言,就算死也不会变。
  在公司大楼的路口等了一会儿,远远的看到周曼下出租车,随后居然跟下来一个壮汉。周曼似乎很抵触那个男的,但是那个男的又紧跟着她,甚至拽她的包。
  苏北甩上车门,走了过去。
  “周曼,你别走啊。”
  “张宏伟,你还跟着我做什么?”周曼愤怒的说。
  “没钱了,借点钱花。”张宏伟眼睛盯着周曼的臀部,“要么再给我一万,要么跟我结婚,你自己选好啦。”
  “张宏伟你怎么这么无耻,我已经给你多少钱了,你自己算算,和订婚的彩礼比起来,有四五倍了吧?”
  “话不是那么讲的,十年前的钱,和现在的钱能一样吗?哟哟,混的挺滋润啊,是不是在江海傍到大款了?”
  “是。”一个声音说。
  苏北迎面走来,一手把周曼拉在身后,抓着张宏伟的那只胳膊,笑着说:“想要钱是吗?”
  “你是谁?”张宏伟警惕的看着他。
  “苏北,周秘书的上司,你明白了吧?”
  张宏伟眼睛一亮,说:“那就好,我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今天不给钱,我闹到你们公司去,大家都别想好过。”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