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武兵王在都市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10章 潜伏的危机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柳寒烟的郁闷周曼不懂,一个秘书一个保镖,串通一气,说着自己坏话,还要我这个董事长买单,所以才打了这个电话,电话中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董事长,我和苏先生真的不熟。”
  “是吗?以后工作中小心点,不要背后说人坏话,尤其是领导的坏话,明白吗?”柳寒烟冷冷的说。
  周曼感觉莫名其妙,我说谁坏话了,就刚刚说了你两句,还是跟苏北说的。
  “嗯,我明白了董事长。”
  “呵呵,还有,和那个姓苏的保持距离,我发现他人品实在不怎么样,你要知道,公司内部,是不允许存在恋爱关系的。”
  “呃,董事长您想多了,我哪有。今天就是早餐的事情,才和他说了几句话而已。”
  听到柳寒烟电话里的诋毁,苏北的脑门冒出几条黑线来,心说,小姨子啊,你还不如等我回去再骂呢,周秘书这边得怎么想你。
  果然,挂了电话后,周曼撅起了小嘴。
  “苏北,你说董事长是不是有病?一天到晚,不是对你发神经,就是跟我发神经。”
  “唉!忍着吧。今天公司的事,都是我拖累了你,我心里也很内疚,来,我敬你一杯。”
  周曼薄薄的唇一撅,故作生气的说:“该感谢的应该是我,要不是你顶撞董事长,把责任承担下来,我已经失业了。嘿嘿,董事长刚才还打听你呢。”
  苏北心里苦笑,你这不是诚心和董事长撒谎吗?咱俩这点事,柳寒烟是一清二楚。更不幸的是,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站在董事长这边。
  一打啤酒喝完,已经八点多了。苏北担心柳寒烟的安全,结账后,在门口等她。
  周曼从洗手间出来,晚风一吹,感觉这座城市暖心多了。
  “走吧。”
  周曼毫无征兆的牵住他的手。
  苏北仿佛被电击中似的,美妙的感觉绵延不绝,甚至有种扑倒周秘书的冲动。
  “走啊,绿灯了。”
  “喔。”
  苏北大脑短暂短路后,连忙跟上她的脚步,周曼窈窕的背影,总给他一种想要搂在怀里的冲动,可手伸到一半还没碰到她,又缩了回来。
  太荒唐了,苏北赶紧摇摇头,我的任务是爱上董事长,怎么能先爱上周秘书。况且两人认识时间不久,关系再好,也没到肢体接触那一步。
  相比起战场上杀伐从戎的苏北,周曼的情商自然要高一些,苏北的小动作她看在眼里,隐隐有些期待,又不知所措。当苏北收回手臂的时候,她松了口气,也有种酸酸的感觉。
  “苏北,你,你要是晚上没活动的话,跟我看场电影吧,整天压抑在董事长的盘剥下,再不放松一下就快爆炸啦。”
  “这个……改天吧,哈哈,哥们儿等我回去打牌。”
  “这样啊,好吧,你等我一下,我去把钱存到卡里。”
  周曼有些落寞的进了一家自助银行。
  苏北心急如焚,红颜祸水,不保持清醒,容易耽误大事。有人要杀柳寒烟,当然不会选择白天,他不能出一点错。
  “周秘书,我先走了,急事!”苏北朝着营业厅招手。
  “哎,你等等!”
  周曼跺了一脚高跟鞋,咔嚓一下,崴脚了,眼泪当场就疼的流了下来,委屈的坐在台阶上,这个苏北也太太太气人了,送一个女孩儿回家会死啊,活该你孤独一生。
  苏北一路狂飙,心里越来越不安,把奔驰停在别墅外,跳下车,条件反射的警惕起别墅周围的环境。
  别墅静悄悄的,没有开灯。
  苏北大踏步的走进别墅,推开门。
  以苏北黄阶中期的修为,不回头就能知道,大门右后方,一根圆形钢管,从空气摩擦声音判断:铝制棍状,长度一米左右,直径五公分,重量一千克,速度五十米每秒,距离一米五。
  砰!
  苏北回身就是一拳,击中即将砸在头上的钢管,钢管以极其夸张的弧度折弯,当啷!掉在地上。
  打飞凶器后,苏北抓着凶手的胳膊,凌空一个过肩摔。
  “哇啊啊啊……”
  苏北一愣,从声音上判断出是谁了,拽着那条胳膊,在空中卸下力道,揽入怀中,随即放在沙发上。
  “寒烟,你没事吧?”
  苏北打开别墅的灯,再看柳寒烟,又想笑,又心疼。本以为是柳寒烟恶作剧,想要打自己,不过看她的神情,根本不是这么简单。
  柳寒烟穿了一身棒球服,头上带着一个打橄榄球的头盔,刚才打飞的凶器是根棒球棍。此时,正瑟瑟发抖的看着他。
  “别害怕,我回来了,不会让人伤害你的,慢慢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柳寒烟歪着脑袋,恶毒的瞪着他,精致的脸颊滑过两滴晶莹的泪珠:“有几个男的,一直在别墅外面转悠,总是往里面看。”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